NBA球员库里花18万美元买一张猴子图片做头像,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拍卖价格远超梵高,冬宫博物馆开名为《您的代币保存在冬宫》的拍卖会,比亚迪推出《China-汉》限量版音乐典藏的 NFT,用户需要购买18000元的升级包才有资格领取……

在这个魔幻的2021年,NFT彻底火了。上述这些事件,都与它有关。最近,阿里又跟杭州2022年第4届亚残运会官方合作,推出“桂冠”同款数字火炬。

NFT英文为Non-Fungible Token,直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是基于区块链网络的独特数字资产,具备唯一和不可拆分的特征。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以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的Fungible Token(同质化代币),它们之间是可以互换的。

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能互换。因为这种特性,NFT非常适合用于确权,即对数字资产强调唯一权属,比如虚拟绘画、数字音乐专辑和收藏品等。目前,它主要存在于艺术、游戏、元宇宙、音乐、体育和金融行业,随着边界的不断扩大,也在多个领域出现“人传人”的迹象。

“每个人都想出售NFT”,这是顶级拍卖行苏富比全球科学和流行文化主管卡桑德拉今年最深的感受。他的邮箱里,躺满了与NFT相关的邮件。

11月9日,佳士得拍卖行第二次出售美国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Human one 》,最终成交价为2500万美元,比事前预估的1500万美元,高出了整整1000万美元。这是 Beeple 的第一部实体作品,而它的身价,主要源于 Beeple 在今年3月创下的记录。

这个世界上99.99%以上的人估计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花天价买这些NFT艺术品,NFT又为什么突然大火。

7月,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成为第一个收藏NFT作品的主流博物馆。9月,俄罗斯冬宫博物馆开启了名为《您的代币保存在冬宫》的NFT拍卖。博物馆新闻办公室负责人Ekaterina Sharova对媒体表示,“这是经典艺术与区块链的数字世界合作的最新经验。”

以往区块链+艺术遇到的一大障碍,就是如何在源头证明现实世界中的艺术品为真,且在流转过程中不被掉包。2017年,俄罗斯国立中央当代历史博物馆举办过世界首个CryptoArt 展览,现代印象派画家Svetlana Smirnova在这个展览上的展示的每一件作品,都带着附带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电子认证,可谓费尽心思。但对于数字作品来说,完全不需要证明“我是真的”。

根据经典程度不同,NFT的价格区间浮动也很大。比如詹姆斯在2020年2月7日对阵火箭队的比赛中的折叠背扣动作,就卖到了接近5万美元的价格。数据显示,Top Shot至今已经创造了5亿美元的销售额,NBA能从中获得10%-15%的分成。

对于普通的体育爱好者,NFT创造了更多参与的可能性,它不需要供应链,可以实时交付,还可以通过虚拟方式,提高与普通用户的互动。

在C罗捧起金靴的同一天,1600位在欧洲杯竞猜中获胜的支付宝用户,也得到了C罗同款的数字奖杯。

今年3月,Twitter 创始人杰克把自己在2006年发布的首条推文制作成NFT拍卖

Gucci 在今年5月推出了首支NFT短片,在佳士得拍卖行卖出了2.5万美元的价格。这笔收入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以提高落后地区的疫苗接种率。

对新技术更为敏感的互联网公司们,也在以各种姿势,开拓NFT的应用场景。

腾讯推出了NFT平台“幻核”。该平台曾上架访谈栏目《十三邀》的有声数字NFT,定价18元、限量300件,很快售罄。网易旗下游戏《永劫间》IP授权发行的NFT盲盒,在今年7月上线分钟内卖光。

在全球范围内,NFT正在成为被更广泛接受的慈善形式。它可以帮助慈善机构更加高效地收到捐款,也能通过NFT纪念品等方式,让捐赠者得到更加独特的鼓励——对于那些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捐赠纪念品的捐赠者,独一无二的NFT,显然能带来更多满足感。

11月10日,库克在《纽约时报》Dealbook会议表示,他个人投资了加密货币,NFT 是加密领域的有趣的一个部分。

曾经于2017年在数字货币万家中风靡一时的区块链宠物养成游戏加密猫(Cryptokitties),被认为是 NFT 的早期雏形。这款游戏建立在以太坊的基础上,玩家必须用ETH购买猫咪。通过数字加密技术和各种元素的组合,每个玩家得到的加密猫都独一无二。

加密猫的倒掉,根本原因就在于它变成一场割韭菜的金融游戏,而没有找到其他能发挥更大价值的应用场景。在国内,区块链“去币化”成为监管大方向,很大程度也是为了区块链技术的更健康发展,鼓励区块链技术与更多场景的结合。

基于供应链金融平台“双链通”,蚂蚁链加速了小微企业融资审核的过程,把审核等待时间从3个月,缩短到1秒。

亨利.福特曾经说过:我们已经取得的进步,足以使人振奋。但与未来我们将拥有的一切相比,今天的一切微不足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