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向来是一个引人瞩目话题,而在电竞圈,也有很多这样的跨界人值得我们关注。

凭借门将周嘉鹰的连续五次把日本队点球挡在球门之外,中国女冰战胜了这个已经13年在各种正赛上没能战胜对手。细看周嘉鹰的职业之路,这位「门神」其实是一位跨界逐梦代表,在迈进职业冰球之前,她曾作为白领就职于美国华尔街一家投资公司,后来为了冰球放弃了这份十分体面的工作。最近,在电竞圈也出现了一位这样的跨界选手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2月3日,北美电子竞技俱乐部Dignitas宣布签约费城老鹰队跑卫斯科特,作为其《火箭联盟》战队分部的替补和内容创作者。职业NFL球员成为替补电竞选手,这样的看起来毫不相关的跨界,让很多人感到诧异。但是来看看电竞现在的「身价」和地位,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跨界加入并不稀奇。

在宣布加盟Dignitas之后,斯科特评论说:「游戏一直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我年轻的时候起,它就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游戏不仅仅是我喜欢的爱好,我能够加入 Dignitas是梦想成真。」

热爱与梦想是行动的第一动力。这句话适用于大部分的跨界场面,同样用在斯科特身上一点不为过。随着电子技术的不断发展,依托于各类电子设备的游戏在世界范围内逐渐兴起,成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味调剂品。而电子竞技的盛行,让不少热爱游戏的玩家心里多少都有一点儿职业电竞梦。

梦想的实现离不开现实社会环境框架的支撑,不然梦想除了做梦和想象,只会化成一片散沙,连同热爱埋葬在残酷的现实世界。如果十年前有个人说要做电竞相关工作,他的家人百分之九十会严肃地看着并告诉他说:「这是只有不务正业的人才会去做的活儿。」

但是电竞产业在全球的猛速发展,让人们看到了电竞不止是游戏,而也可以作为职业而存在。就像前几年邓亚萍的儿子说要做一位电竞选手,她并没有严厉遏制儿子这个想法,而是带着他了解成为电竞选手的标准,再给他自由选择的权利。

社会对于电竞的价值和意义越来越认可,坚定了曾经心怀电竞梦的人跨界逐梦的想法,斯科特只是其中之一。拿国内来说,2019年LPL年度最佳新秀曾国豪(ID:Meteor)曾经便是一名乒乓球选手,一度入选国青队,《英雄联盟》一开始对他来说只是训练之外的一个业余爱好。

从乒乓球运动员到职业电竞选手,Meteor的父亲一开始极力反对他这个决定,但是看着儿子在赛场的发光闪耀和电竞的光明前景,这位父亲放下了忧虑,全力支持起儿子的职业电竞之路。

对于品牌方和俱乐部方来说,接纳跨界人士进入电竞,则是给它们带来不少的商业价值。传统体育明星成为职业电竞的影响力远远要大于任命某位明星成为形象代言人,毕竟跨界这个词一放出来本身就很抓人眼球,所以这不失为一个新型的商业合作模式。

而对于跨界做电竞的人来说,区别于其他人的经历和身份也将为他们带来在商业代言上的优势,尤其是在另一个行业已经足够优秀的情况下,电竞将成跨界人身上「年轻」「潮流」的标签,帮助他们更完美地适应和融入年轻一代创造出的「新世界」。

前不久,莱克兰大学电子竞技主教练Ahman Green被任命为代餐公司CTRL的品牌大使。此前,这位电竞项目主教练是一位退役NFL球员。有趣的是CTRL的创始人Skyler Johnson是北美电竞俱乐部Team Envy的前创始人,也和电子竞技颇有渊源。

创始人在电竞行业中的经验,让以代餐蛋白质为主要商品的CTRL并没有选择传统体育明星来代言品牌,而是将目光放到玩起跨界的Ahman Green身上,作为回报,该品牌收到了来自NFL和电竞的双重关注,达到1+1>2的宣传效果。

在电竞不断破圈的今天,电竞行业的社会认可度和商业潜力都将不断攀升,但电竞蓝海还有相当一部分区域等待着人们去开发,而这样一块拥有丰富资源的市场空间,足够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员和品牌前来开拓。

对于想加入电竞行业的人,不论是对新人,还是对跨界人来说,电竞只是他们一个正常不过的择业取向罢了,「不务正业」早已成为历史。